【名师讲堂】诗书画印欧广勇
发布单位:岭南才宬    时间:2019-12-30

    今天小编早早地就回到了公司上班,和同事们一起张罗着迎接我们心中敬仰的岭南当代士大夫欧广勇老先生的到来。快十点了,老先生在助手张莉平女士的陪同下,为我们带来了一堂精彩的企业内训课。今天,我们公司员工无一缺席,无一迟到,无一早退,全都静静地聆听老先生的教诲。

    欧广勇老先生和张莉平女士深入浅出地讲授了诗歌的分类,结合国画创作特点,一边赏析高剑父、郑板桥、苦瓜和尚石涛、张大华的诗词,一边欣赏了大师们的书画作品,引古用今,醍醐灌顶。

    题画诗是一种艺术形式。在中国画的空白处,往往由画家本人或他人题上一首诗,诗的内容或抒发作者的感情,或谈论艺术的见地,或咏叹画面的意境,诚如清·方薰所云:“高情逸思,画之不足,题以发之”,这种题在画上的诗就叫题画诗。

《鹰》

一啸青宵万里风,草间狐兔几回空。

不知敛迹惊涛里,却是千人百购中。

犹记鸣鞘出灞陵,新丰市北醉呼鹰。

于今豪气都消尽,闲看新图剔雁灯。

    鹰,是高剑父非常喜爱的题材,在他的笔下,鹰似乎是他自己的化身,代表着是一位具有英雄主义色彩的革命者。高剑父创作此画时,正值袁世凯复辟帝制失败,时局风云谲变。高剑父犹如画中的雄鹰正密切观察着纷乱的政局,并对不明朗的前景忧心忡忡。

《竹》

一节复一节,千枝攒万叶。

我自不开花,免撩蜂与蝶。

    郑燮,“扬州八怪”之一,字克柔,号板桥,出身书香门第,他一生爱好很多,尤其酷爱画竹、写竹,与竹结下了不解之缘。他的画每画必诗,每诗必书,画、诗、书俱佳,交相辉映,相得益彰。他的咏竹诗意境隽永,哲理性强,在古人咏物诗中独树一帜。

《海棠》

老於无事客他乡,今日吟诗到海裳。

放浪不羁行迹外,把将卮酒奠红妆。

    石涛,清初画家,明朝皇室后裔,一生坎坷、颠沛流离,后出家为僧人,人称苦瓜和尚,他的题画诗更像是佛学中的偈语,非常发人深省,具有点化的妙处。

    课余,欧广勇老先生和大家一起互动讨论了诗书画印对我们的情绪影响和性格形成,再又讲到了书画养生的新论点。

    “人最大的毛病是不知道自己有病。”亦哲亦禅的一场talk show沙龙,让在场的粉丝们获益匪浅。

    从诗词歌赋到艺术创作,从艺术创作到人生经验,欧广勇老先生言传身教,用深厚的创作经验和丰富的人生阅历给我们带来了一场文化饕餮盛宴。

    午饭后,欧广勇老先生稍作休息后,百年糊涂酒老板罗先生闻讯前来求欧老先生为新品牌题写商标,又是一堂生动的书法创作课。

    时间不早了,欧广勇老先生年事已高,辛苦了一天了,我们纵有千万个不舍,有百万个不愿意,也只能与老先生作别。让我们一起期待月底26号肇庆市诗歌会,我们再聚肇庆市德庆县!


    欧广勇语录摘要

    “国画的最重要是立意,画山水首先心里面要有山水,心有山水,画就成了。”

    “又好比画水仙花,你得先种一盘水仙,观察它的生长,记住它的特征,这样画出来才有真实感。”

    “题诗的时候要多读前人的作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但借鉴不能变成抄袭,要走出自己的特色。”

    “养生的人首先要不怕死,生死关都过得去了,还有什么关隘过不去呢?与其用一生来追求财富,还不如用一生来追求好的心态。”

    欧广勇,1940年生于广东省德庆县悦城镇

    现任:中国知识产权文化大使、高剑父纪念馆荣誉馆长、广东省美术评论学会荣誉会长、广东省文史馆馆员、广东省中青年书画院名誉院长、岭南文化遗产研究院名誉院长、广东书协顾问、广东收藏家协会名誉副主席、岭南诗社常委。

    曾任:中国书协理事、中国书协创作评审委员、全国中青年书展评委、中国书协书法培训中心教授、广东省书协副主席等职。

    编著:《中国历代书艺概览》、《广东省书法篆刻》、《欧广勇书法集》、《欧广勇艺术撷英》、《欧广勇书画选集》、《欧广勇诗选》等多部作品。

    艺术荣誉:中国国家一级诗人;中国国家一级美术师;书法两次被评为全国“五体十家”隶书之一;以最高分获得中日自作诗书现场会命题创作“诗书双璧”奖;两次获得广东鲁迅文艺奖。书法博而能专,以隶书为代表,酿成博大雄强的鲜明自家风格,并首位提出、研究隶书的行体即“隶行”。其画以书化入,笔力非凡,气象恢宏,富于文化内涵,饶有视角感染力和情绪冲击力。其诗富于文藻,严于格律,豪迈雄奇,获首届“精英杯”世界汉诗大赛金奖,首届“华夏杯”海峡两岸千家诗词大赛最佳创作奖,中国作家创作年会一等奖。